原创|从像素小鸟到链游:不曾掉队的越南游戏

2022.03.10 | 浏览:17464

br


“像素小鸟”(Flappy Bird)是一款横版卷轴手机游戏,玩家需要操控小鸟在绿色水管间穿梭,避免碰撞。Nguyen Ha Dong 在2013年4月开发了这款游戏,随后一夜间爆火。


据报道到次年2月,“像素小鸟”已经在超过100个国家成为苹果和谷歌商店下载量第一的手机游戏,总下载量超过5000万。在那时,Nguyen 日入5万美金。


br


但开发者本人却并不适应这种一夜成名的故事,最终决定将游戏下线。“像素小鸟”只在应用商店存在了不到一年,它的成功对许多越南发行商来说既是榜样,也是警世寓言。


作为东南亚的游戏开发中心,有许多知名游戏工作室扎根越南,既包括法国视频游戏发行商 Gameloft 和育碧(Ubisoft),也包括本土游戏和娱乐独角兽公司 VNG。


br


/VNG于2004年成立VinaGame,代理的第一款网络游戏为金山软件的《剑侠情缘》。2005年游戏上线后,仅一个月便创造了同时在线人数二十万人的纪录,VNG也一举成为越南网络游戏行业的领先者。


到2014年为止,《剑侠情缘》拥有2000万用户。后来的《剑侠情缘》系列在越南也由VNG代理。


越南手机主导的文化促进了许多成功手游的诞生。Amanotes 是越南领先的游戏发行商之一,在2014年由 Nguyen Tuan Cuong 和 Vo Tuan Binh 联合创立。


br


Amanotes 不是唯一一家获得国际认可的越南游戏开发商。Sky Mavis 因开发了能边玩边赚钱的游戏 Axie Infinity 而声名大噪。据称玩游戏并交易游戏内的数字资产可以产生实际收入。


尽管游戏开发行业呈现欣欣向荣之势,越南的游戏初创企业仍然面临许多问题。越南游戏行业有严格的审查体系,只有通过审核并发放许可证才能正式发行。


br


越南信息与通信部负责审核,任何试图绕开监管直接在Google Play、App Store 等应用商店上架的游戏都会被封禁。


2020年,越南政府对Google Play越南区近千款游戏直接进行了下架处理。这也导致越南游戏制作者无法自由创作,游戏市场始终由外国游戏占主导。


br


Amanotes 的首席产品官和联合创始人 Nguyen Tuan Cuong 认为,年轻的科技从业者可能倾向于选择跨国工作室里待遇更好的岗位,这让名气不大的本土公司更难招到人才。


尽管人才培养环境不断改善,游戏行业和科技行业始终求贤若渴。Nguyen补充道,游戏工作室还需要和其他各类型的科技公司竞争招徕员工,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科技公司例如新加坡的冬海集团、印尼的 Gojek 也会招募越南的人才。


br


Ell Tee 是位于胡志明市的游戏工作室 Topebox 创始人,也是热门游戏 My DeFi Pet、Pocket Army 和 Sky Dancer: Free Falling 等的幕后主导。


随着风投公司注资越南的游戏工作室,Tee 说投资方希望游戏能够在短时间内上线,这影响了游戏的整体质量和可玩性。


早期阶段的工作室应该需要能够提供经验和支持的风投,而不只是给他们开具支票的。他表示在越南每天都有超过50个游戏在应用商店上线,很难保持高质量。


br


“资本涌入对行业来说是好事,但游戏工作室有时只关注提升规模,忘记服务玩家需求。游戏首先应该满足玩家的需求。” Amanotes 的 Nguyen 说。


尽管有挑战也有阵痛,Amanotes 和 Topebox 的创始人们还是对越南作为游戏开发中心的前景持乐观态度。


br


去年8月据外媒报道,以游戏开发起家的越南 VNG 集团考虑在美国通过 SPAC 上市,估值有望达到20-30亿美元。


Tee 则相信 Topebox 也将迎来自己的里程碑,“我们想在未来三年内成为一家独角兽游戏公司”。


更多精彩阅读


br链想家正式成立一周年!2.0时代全新来袭


链接生态,赋新未来——链想家参加首届国际区块链产业博览会

官网:

http://chaindreamhome.com/

官博:

https://weibo.com/u/7332907103

Telegram:

http://t.me/chaindreamhome

ins:

https://instagram.com/chaindreamhome/

Twitter:

https://twitter.com/chaindreamhome


br


联系

我们

028-87531801

客户端